回家的感觉真好

图片 1

早上给父母打了电话,下午时我还是决定回家去。

古人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我的女儿都快满一岁了,她远在湖南老家的爷爷奶奶却自满月之后还未曾谋面,天天在电话里念叨,是该带她回去看看了,不然也要背上不孝的名声。于是趁着国庆短暂的假期,小两口收拾好最贵重的礼物—–他们的乖孙女,就一路风尘的往老家出发。

  元月十六日,青岛阴

这一次他带着自己的母亲和小儿子,以及他的朋友们组成的“罗德之队”一起回归。原定9时30分抵达的航班,最终晚点了近一个小时。当在龙嘉机场抵达大厅,罗德推着行李车走出时,面对欢迎的球迷,他大声说了一句:“你好!”他回家了,脸上洋溢着笑容。十年前的那个赛季结束,罗德离开长春回到美国,那时他还是一个健壮的运动员,可是从37岁时离开到47岁回归,罗德的身材尽管没有走样,但已戴上了眼镜,胡子也已发白,这是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罗德是很多东北虎球迷的青春记忆,现在他回来了,是大家重拾记忆的时刻了。”特别给罗德制作了欢迎条幅的球迷马东说。

天气闷热,途中又遇堵车,本来一个多小时的路程结果用了近三个小时,下了车就看见了母亲的身影,我远远的喊了声
妈,我回来了。母亲转过身,我跑了过去挽起母亲的手臂,走进村里,碰见了几位熟悉的乡里乡亲,笑着打了招呼。爱说话的二婶告诉我母亲已来回往站上跑了好几趟,就是母亲总是这样为了等女儿。到家门口父亲也在大门前,他刚从田间回来,看见我乐呵呵的。我兴冲冲的进了院子,看到了院落里有西红柿、黄瓜、豆角菜和缠绕在一起的葡萄藤,好一派田园风光。这时母亲打来了水,父亲摘了几个西红柿,刹那间久违的幸福涌上心头。

经过两天旅途的劳顿,汽车终于在姑姑的家门前停下,司机刚打开车门,爸爸就一个箭步跨上车,将女儿从我怀中抢走,睡梦中的女儿这时也睁开双眼,爽快地抛给父亲一个媚笑,老婆在一旁就诧异了,“诶,平时在家很认生的女儿这时候怎么这么乖了?”姑姑在一旁笑呵呵地说道:“许是血缘的缘故吧!”

     
今天是返回苏州老家的日子。凌晨三点钟醒来,再也没有入睡。看微信朋友圈,看各种公众号文章,写简书,直到6点半才走出房间,开始日常的琐事。煮粥、烧水,带宝宝(这个点,宝宝必定也是醒了)。床上的被套被单枕套分两天全部洗干净。

“回到长春就像回到家一样”

离开拥挤喧嚣的都市回到了安静祥和的乡村老家,真有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感觉。何况还有父母亲的宠爱,回家的感觉真好。

到家的时候天已晚,家里的猫啊、狗啊一齐出来迎接,鸡群也“咯咯”叫个不停,对母亲忽视它们的喂食而眼里只有孙女的行为表示反感,也夹杂着对小主人回家的欢迎。爸爸早已燃放起了鞭炮,鞭炮声响彻整个村子,女儿乖张又不懂地感受着眼前迎接她的隆重。

     
吃过早餐,8点钟,与宝宝分别的时刻就到了,来不及拥抱,只匆匆地吻了一下她的小脸蛋,紧了紧她的小手就出发了。时间仓促得连感伤都没有。

在抵达大厅,罗德被记者和球迷们包围了,这是他许多年都没有遇到的场景了。“罗德之队”的队友们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大在长春有这样高的人气,不少人都拿出了手机来拍摄罗德接受记者采访的画面。穿着肥大的西装,戴着眼镜的罗德感慨的第一句就是:“我终于回到了吉林,回到了长春。”对于罗德来说,这个自己奋战过六个赛季的地方是自己的第二故乡,“回到长春就像回到家一样。这里有许多想念的朋友,他们就像我的家人一样,回家的感觉非常好。十年来我一直在通过网络和电视转播关注吉林东北虎的消息。”当年罗德总会在中国买一些中国制造,背回美国放在自己的商店中贩卖,因此他被称为“国际倒爷”。这一次回归比赛罗德也说:“这次回来我想再为长春球迷奉献一场精彩的比赛,也想给我们的球员提供一个和我一样,在CBA打球的机会。”呵呵,罗德还是很有商业头脑的。

天色已暗了,我执意陪父母亲去村里走走。一边挽着母亲的手,一边挽着父亲的胳膊,我重回小女孩的时光,无忧无虑,随性而为,这种感觉只有和父母亲一起时才有的。我们走了有一个多小时,父母和我说了村里发生的大事小事,在我听来既熟悉又新鲜。夜幕下,星星点点的灯光,偶尔几声狗叫声,沿路很少人来往了,是啊,静谧的乡村虽说在炎热的夏季,却依然是清爽宁静。

房子在原来的基础上又有了点新的变化,我和弟弟寄回家的钱,爸爸把它变成了外墙上白白的瓷砖以及三楼简单的装潢,“只能装一点算一点慢慢来了”父亲的话里有些许无奈也暗含对于明天的希望,他相信兄弟俩的努力,屋子最终建好始终是早晚的事,夜色中我递给父亲一支烟,帮他在黑暗中把希望点燃。

      女婿拎着我的行李箱,一起去双山地铁站,然后各自乘车,反方向而行。

罗德在此前接受新文化采访的时候就说过,特别想去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长春市体育馆,一个是省孤儿学校。而在昨天新文化记者再一次询问他的时候,罗德想了想:“那当然是曾经奋斗过的球馆,那里有我最亲爱的球迷。”届时,全省会有多少球迷观看罗德的比赛呢?

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失眠,可是在父母家我却睡的很沉很香,往日的忧思和苦闷以及心中的纠结刹那间都消失了,唯有的是踏实。不知有多久没有这么好好的睡觉了。朦胧中听到母亲喊我,原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唯有在父母面前才会撒娇说妈,我还想再睡会儿。父亲笑着回应,行,饭在锅里温着。然后他们告诉我要去听健康知识讲座,提醒我起来吃早餐。

晚上和刚上初中的侄儿在母亲欢快的哼着小调制作的我最喜欢的菜肴中微醉,然后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在父亲为我准备的热水中美美地洗了个澡,然后抱着小儿,偎着老婆,在一片寂静中沉沉睡去,睡梦中,是我喜欢的儿时大木床的草香的味道。凌晨三四点,天下起小雨,起床给小儿端尿,山风从未装玻璃的窗户中鱼贯而入,门前一棵劲松突兀的直立,远处绵延的山川隐约在夜色中起伏,好一副浓墨重彩的水墨山水,顿觉心神空灵,旅途的颠簸早被这宁静的山乡宁静的夜晚一点点抚平。

     
高铁比较准时,几乎不差一分。但是山东境内路况差,速度缓慢比普通动车快不了多少,一进入江苏地界,马上飞驰起来。北方冬天的野外,非常萧条,加上雾霾严重,视线范围内灰朦朦、白茫茫。到了苏北,居然还能看到残雪。只有到了苏南地区,才能见到大量的绿色植物。这是我熟悉的地方。

不过,因为巡回赛的第一场是在农安,罗德想去圆梦还需等待。处理外援事宜的俱乐部董事长孙军已于昨晚到了农安,老友相见后先是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9点多的时候他们回来了,开始给我讲讲座的内容,母亲一句,父亲一言,别说都是很朴素很实用的知识。没想到年已70
的父亲学了那么多的生活健康知识。其实父亲一直是一个很坦然淡定的男人,而今脾气急躁的母亲也温和了许多,和他们在一起,突然间感觉自己豁然了。一直以来为一些人一些事而纠结伤心以至于失眠,看看年老的父母亲对生活的态度,有什么想不开的,有什么放不下的,有什么坎迈不过的,多给父母些付出,多陪陪他们,那样会感到快乐很多,幸福很多。因为父母才是我们的天和地,有父母的家才是最温馨的港湾。(
文章阅

湘西姑娘宋祖英的一首《小背篓》红彻大江南北,而母亲也把早就洗得干干净净的小背篓拿了出来,一大清早就背着她洗衣做饭、走村串户,毫不掩饰她发自内心的欢喜,这背篓背过我、背过弟,而现在女儿在背篓中也是一脸的惊奇、喜爱,她雀跃的每一次顿足、她小手的每一次拍打,都让母亲一次次地满足,一背篓的满足。
回家的几天,几家亲戚轮流坐庄,趁着农闲,享受这难得的天伦之乐,女儿在他们手中捧着,一个接一个排着队争着和她逗乐,她也毫不客气,吃着姑婆喂的鸡蛋,又和大伯一起去山上放牛,父亲只好笑着在一旁静静地等。本没想到会回家的大哥,也因了岳父过世的缘故赶回老家,于是,回家的几天,他就成了我的御用司机,每天和老婆、孩子被他从这里载到那里,呼吸着山村清新的空气,心情愉悦到了极点,兄弟两个用土家人特有的方式喝着自酿的包谷酒,谈着各自的工作、生活以及对家族发展的建议,而父亲、大伯、姑姑一帮人则坐在一旁静静地听,不时也插上两句,兄弟俩才感觉几年不见,我们已然成为家里的核心,成为长辈的依靠,看着他们日渐生出的白发,明白了肩头那份沉沉的责任。

     
这次回来没买什么东西,只带一只装着电脑的小行李箱,我自己乘地铁、高铁,再地铁,极其轻松。没想到先生还是来接我,也不提前告知,给了我意外的惊喜。他这个人,不会夸夸其谈,行动永远比言语令人感动。

“这不是我吗?这是我!”

三婶从遥远的广东打电话回家,诉说着三伯的不幸堂弟的不走运以及对我女儿湘忆的思念,手机在母亲、姑姑、我和老婆之间传递,说不完的话,不尽的安慰还是掩饰不尽三婶流不完的辛酸的泪,老婆给三婶发去女儿的近照,母亲、姑姑用清凉的井水冲洗眼眶里快要溢出的泪,我则在心里暗暗思忖,回去之后还是要多给堂弟一些建议、一些关心,让曾经轰动山乡的大学三兄弟都要扬眉吐气。

     
从吴江人民广场站下来,夫妻俩直接去新水晶饭店就餐。老同学知道我回来,特意设宴接风!

罗德这一次的回归,不仅仅是简单的回来叙旧,他还带来自己朋友们组成的篮球队“罗德之队”,就是他们将与东北虎队切磋。从去年第一次联系上罗德,到罗德的正式回归,新文化报的报道也一直在关注。当新文化记者将第一次报道他要回归的报纸给他看时,罗德兴奋了:“这不是我吗?这是我!打球时候的我。”而且还指着自己和小儿子杰罗德的合影说:“我这一次还带来了我的家人,来,我给你介绍,那是我的妈妈!”这一次罗德不仅带着自己的“罗德之队”的队友们,还有自己的妈妈和自己的小儿子杰罗德。

很快就要回四川上班,大家都是不舍,父母要带孙女的想法还是被老婆理智的拒绝,农村的事情那么多,家里几头两百多斤的猪,还有地里田间的农活,以及等待装潢的为弟弟结婚准备的新居需人打理,我不顾老婆的反对带上了母亲为我准备的家里的最后一块腊肉和大婶勾着90度的腰杆在山上为我捡来的板栗,我说这不是旅途的负担而是长辈的一份厚厚的情谊,能多带一些就多带一些,而我们给父母、给父母姑伯的几张“红皮皮”,也只能聊表心意,只能期望,长辈都保重身体,晚辈事业上都要努力。

     
8对同学夫妻欢聚一堂,美好的夜晚,我们共同度过。幸福满满,我再次感动。

19岁的杰罗德是最开心的一个,看到记者拿到的报纸,他第一眼就认出来。大笑着说:“这不是我吗?那是我,对,太棒了就是我。”杰罗德一直大笑着:“我爸爸总说他在长春是多么出色,多么有名,这一次我是见识到了。”至于未来的比赛能不能出场,杰罗德介绍:“我今年19岁,也打篮球,但我的身高并不能让我成为一个出色的运动员,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出场的机会。”罗德的母亲非常年轻,完全不像是过了65岁的老人,看到儿子在中国如此受到欢迎笑得合不拢嘴,“现在我终于信了,他在长春是这么有名,他真的有点像乔丹在美国。”而此时的罗德几乎不能做什么了,他在机场内一个接着一个地被索要合影。

路上,家乡漫山遍野的柑橘红红的挂于枝头为我送行,儿时常常玩耍的溪流对我的思念与嘱托,清澈见底!

      谢谢亲朋好友。回家的感觉真好!

走出机场后,罗德终于见到了真正的老熟人———俱乐部大巴车司机马春涛。亲切问候后,两人深深地拥抱在一起。十年间俱乐部人员更迭,目前与罗德有过共事的除了董事长孙军、助理教练聂金强 、俱乐部副总王海鹰外,就是被亲切地称为“马大客”的马春涛了。马春涛说:“他还是那样啊,没变!”

图片 2

21日在农安巡回赛第一站

车上午餐,一个苹果,两只面包

吉林东北虎与罗德之队的“吉林篮球60年嘉年华活动巡回赛”将在21日正式开始,首站比赛地是在农安。罗德和他的“罗德之队”昨天也第一时间赶往了赛地农安,今天将进行适应场地训练,明晚将正式与吉林东北虎队一较高下。罗德介绍:“我的球员们都是在美国有过大学比赛经历,甚至有三人还有NBA夏季训练营经历的球员,他们的水平非常不错。”至于在比赛中罗德会出场多长时间,罗德耸耸肩:“这确实是个问题,出场多长时间,我是要看我的体力能支撑多久,毕竟我也是……”。现在还有球迷询问,东北虎董事长孙军是不是可以和罗德再一次珠联璧合?孙军昨晚在宴请罗德时是向罗德发出了邀请。

图片 3

巡回赛时间

丰盛的晚餐

9月21日 星期三 农安

图片 4

9月22日 星期四 双阳

旻旻发来的宝宝照

9月24日 星期六 长春

9月25日 星期日 吉林

9月26日 星期一 九台

9月28日 星期三 白山

9月30日 星期五 延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