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说多少真话?

  体坛+特约记者阿汤报道

        (1)

同样是道歉,有两种区别,一种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一种是因为希望被原谅。有些错,没有人可以原谅你,自己也不会轻易原谅自己,我经历过,至今十分难受。对于给彦芝道歉,我都是希望被原谅。她说她拒绝我,我说她可笑,我觉得我说对了,她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她干瘪地说着拒绝,却自己都不知为何。不过,任性的我不会理睬,越是拒绝你的人,她其实不好意思面对你,她怕你了解她之后失望,觉得自己对不起你的认真,细想,确实是这样。

       我从来没把冯小刚拍的喜剧片看作单纯的喜剧。依旧是冯小刚和王朔的组合,依旧是骂声一片,只能说这片子可能不符合大众口味——接地气,一腔俗血,看似搞笑桥段的背后背负着时代的弊端。故事性不够强,最后一段更是在手法上让人觉得生硬,但不妨碍它成为一部说真话的电影:批贪污腐败有、论艺术的雅俗之争矫情做作有、影射房价飙高CPI虚高有、对人生匆匆感叹也有。这样的“大片”太少见,没顶着小制作现实题材的帽子似乎就没人捧场。不知道那些打一两星的观众是不是单纯来找乐子的,如果是的话可能看错片子了;或者大部分人没怎么关心过实事,觉得这片子简直不知所云;找所谓的电影的“艺术性”也似乎是白费功夫了。总之这片子好不好还是见仁见智吧,两位女主演比较花瓶,但是李成儒及几个客串实在出彩。不喜勿喷。

  在斯诺克世界大奖赛首轮赢下中国小将颜丙涛之后,奥沙利文接受了ITV
sport的专访,面对由斯诺克球员转型记者的尼尔·弗尔兹时,奥沙利文表现非常奇怪,他不再侃侃而谈,对昔日同行更是惜字如金,“我在这里有很多美丽的回忆,很高兴我能赢球,希望我能将这样的状态保持到赛季末。”

       
2016年我第一次离开家开到这么远的地方上大学,我从小安安分分,没有去过ktv,没有给男生写过情书,更没有和他们单独吃过一顿饭,哪怕是去女同学家里过夜我都没有过,可我就是来了离家1500公里的大学,妈妈不敢想象我离开家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饭我能不能吃饱,和同学相处的怎样,我能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这些都不知道,可更让我不知道的是,我离开爸爸妈妈会什么样。

图片 1

图片 2

 

你说真心话

  从以前的口若悬河,到现在的三缄其口,昔日不可一世的火箭突然变乖了?当然不是,一切都是事出有因。奥沙利文这样做,其实是在抗议国际台联在斯诺克大师赛后给他开出的两张罚单。

图片 3

彦芝遇到我这样无脑的人估计也很无语,我昨天看了豆娃他爸的微博,我才知道豆娃是一条犬,只是不知道那条犬现在怎样了,不知是否勾起了老师某些或喜或悲的回忆,也感觉对不起表姐。但我也没想着套近乎,我就是思维比较发散,才闹了这么一个笑话。一条狗的生命很短,但有时候给人的印象有那么深刻,所以如果我因此麻烦了老师请他谅解,我也养过狗,但是狗命贱啊!

  虽然上个月在斯诺克大师赛第7次夺冠让奥沙利文超越前辈亨德利创造历史,但英格兰人可能没有多少时间来享受胜利的喜悦,他先是在新闻发布会怒斥了那个在比赛中干扰到他的摄影记者,又抱怨了主裁执法不给力,并直言国际台联不让夺冠选手保留奖杯甚至连复制品也没有的举动很“没有人性”。没错,这些“怨言”都是在奥沙利文夺冠后爆出的,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个赢球的选手会说的话,但心直口快的奥沙利文一向如此,他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那天妈妈把我送到大学门口和我说:“进去吧,闺女,早进晚进都得进,咱们还得学着独立呢是吧?”我说:“你们就是把我扔在这里了”随手拎着一包吃的就往里走,我故意没有回头,因为我不知道我回头会看见妈妈什么样的脸,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距离足够远了,我才敢偷偷往妈妈的方向望了一眼,她已经上车了,可能她和我一样,怕我回头看见她脸上的表情。我一脚迈进了大门,一直往前走,再也没有回头,我一边走一边害怕,我不知道我要住在哪里,我要和什么样的人同寝,放下袋子,我假装坐在桌子前玩手机,我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图片 4

  不过,纵使功勋卓著,奥沙利文这回也是彻底惹到了国际台联。众所周知,在很多项目中,选手公开指责当值裁判是大忌,在英超公开评价裁判甚至会被禁赛。这次国际台联也就奥沙利文对主裁“出言不逊”以及辱骂摄影记者而给他开出了罚单,显然,奥沙利文虽然表面上接受了处罚也作出了道歉,但他心里绝对是不服气的。

图片 5

说狗

  奥沙利文在写给欧洲体育台的博客中吐露了心声:我不会再在新闻发布会或者采访中吐露内心真实想法了,因为一旦我说了真话,我就面临着被罚款的危险……奥沙利文用长篇文字描述了他为什么会怒斥摄影记者以及抱怨主裁,一切只因为那个摄影记者在他比赛时不停拍照已经影响到了他击球,在投诉了3次无果后,他只能被迫更换击球线路以避开那个记者。奥沙利文认为自己遭受了不公待遇,而当值主裁却对之熟视无睹,所以奥沙利文选择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直抒胸臆。

       
晚上,妈妈打来电话,问我“还习惯吗?”我说:“习惯,刚才舍友还给了我桃子吃呢。”我匆匆挂了电话,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我更没有告诉妈妈的是,我晚饭没有吃,是因为我不知道食堂在哪里,我害怕独立,害怕没有妈妈陪在我身边的日子。我害怕去探索新的事情,这些害怕我都没有当真话讲出去。我更害怕的是妈妈的担心。

很久之前我想写狗,当时想告诉刘彦芝当初为什么说我自己不喜欢动物,另一个则是任何人说自己怂都是有过往的,那几天快结课了,我满脑子都是彦芝。

 


我依然记得那是一个雪天,我蹲在邻居家长期无人居住的破损不堪的房子钱拉屎,地上的树枝被大雪覆盖,当时我没几岁,一条狗从我后面过来,嘴里哈着气,我夹着屎橛子就跑,我爸从后面过来,说别怕,这狗不咬人,那段时间,我家的土坯房刚拆了,新房地基刚打好,爸爸借了一条狗,看家护院,防止有人在夜深人静入眠时候偷东西。我和那条狗没话说,他可能觉得我是小孩,瞧不起我,每次我从他眼前经过,他都看着远方,我也不理他,你这只老狗,整天蔫吧的,谁理你。房子盖了好久,那时我们住在塑料棚简易房子里面,狗就拴在门外边,刚来的时候狗不咬人,后来过了一段时间,来生人了,他就狂吠不止,有一段时间盖房子的建筑工人很多,他又变得不咬人,走了他又变得咬人,说狗忠诚大概就是这个吧!房子封顶之后,不久,狗就被送走了,放学回家见没有了他,我有一丝伤感,这老狗赶紧走,谁愿意理你,想完这些后便无忧无虑的和小伙伴们“搞弹蛋儿”,就是用手指弹出玻璃珠往对方玻璃珠上边撞,撞中了他的玻璃珠就归你,有时候也用脚,还有一种是支一个砖,画一个矩形圈,砖在一边的中间,从砖上掷出玻璃球,不越过四周界限,看谁的玻璃珠停的最远,还有人“飘三叶”,用扑克牌三张赌博那种,我不喜欢这种,偏好三种递减。我现在已经忘了我家养了多少只狗了,好像很多了,但无一例外所有的狗都叫黑豹,而且除了之前说的那个,几乎都是母狗。我忘了接下来这条狗是哪里来的了,好像是从街道狗市上接过来的,五块钱一个狗,大概相当于一斤猪肉的价格,我和哥哥把狗买好,放在车篮子里,由于路上颠,狗吐了不少,回来之后很蔫,没几天就死了,妈妈顺手把狗从后墙扔了出去,当时我不知道狗死了,我家后墙外边是一个“爷庙”,里面供着童子爷,拆房之前有一天晚上我从窗户往外尿,看见了他,大红脸穿着绿衣服就在那里站着,我记得在此以前脑海中没有这个形象,把我吓了一大跳,哭着钻到被窝。狗死了之后我趴在后墙往坑中的草里面望,我希望这个狗动一下,我就去接他,看了半个小时没动静,我问妈妈狗哪里去了,妈妈说狗死了,我当时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这条狗不会再回来了。后面这条狗,好像是我舅家给的,这只狗比之前那只要好,很精神,什么都吃,即使是喂麸子,她也吃,我很喜欢她,就是因为这一点,省事,放学之后,我口哨一吹,狗就大摇大摆的跟我走,现在想来还挺搞笑的,走不快,小狗屁股一扭一扭,可能她怕跟不上我吧。我有时把狗的上下唇掀开,我不明白狗的牙齿那么白,鼻子那么黑,鼻子磨砂质感,挺好玩,我喜欢用手勾她的鼻子,那条狗眼睛很大,她就一直盯着我看,有时候不舒服了,打一个喷嚏,狗的兔子粉红,毛发黝黑,充满升级活力,我偶尔把她的耳朵往外翻,她盯着我,使劲的把头一摇,耳朵又挺立起来了,我就接着翻她的耳朵,一点不觉得无聊,狗稍微大一点,我往地上放一个砖,让她过来,狗就一直往过爬,也不转弯,很认真很执着,我很讨厌哥哥,他回来也和小狗玩,我打不过我哥,就不敢说,但他显然没我喜欢狗,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和狗在一起,我有时候羡慕别家的狗,我家这个狗老是乱拉屎,经常把屎拉在写字台下,你能闻见臭味就是不知道她拉在哪里了。但我依旧喜欢她,等到她再大一点,我有时候会把她带到地里,但我不进地,我怕爸爸让我干活,我带着狗在路上走走,我曾经想过给狗系一个铃铛,但感觉她太小,后来等她大了我给她系了个铃铛,她把带子咬断了。再大一点狗就跑的很快了,我开始和她赛跑,但是像每条狗一样,她总是等我跑开了才跑,那时她跑不过我,我跑到自己设的终点后,又往回跑,叉起她的两个前腿,再大一点,她就跑的很快了,我可能跑不过她了,我往前跑她跟着我,我就又往回撤,如此反复,我跑累了在公路边打坐气喘吁吁,狗双前腿直立坐着,吐出大舌头也气喘吁吁,我崩她的脑袋,她舔我的手。到了夏天,那会我们这里还可以游泳,我听着猪凫江狗凫海的名言,一次又一次把黑豹从河边扔下去,她就游过来,我小时候从来不会游泳,河水很清澈到我胸前,水深大概90cm,我不敢在河里跟她赛,我知道我不是她的对手,每次上岸之后,他用尽全力把身上的水撒干净,有时候撒我一身,我就使劲按一下她的脑袋,她吃一嘴的沙子,我坐在河边,他就卧在河边,我把头发晾干,她也全干了,使劲一抖和来的时候一样干净。

  奥沙利文也解释到自己之所以选择在新闻发布会上这么说是因为那里只有十几个记者,也没有电视直播,不会被很多人知道,而且BBC在直播时也将他的粗口都剪掉了,他不觉得自己的言论有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国际台联却在他出战德国大师赛前一天给他开出罚单,让他首轮就输球,气愤难平的奥沙利文也不得不抗议:“国际台联这是在帮助我好好备战比赛吗?”

(2)

  对于奥沙利文的举动,国际台联的一位发言人称“国际台联所开出的每一张罚单做出的每一个处罚决定都是共同商议的结果,奥沙利文在大师赛中的那些言论我们至今还在商讨,所以现阶段不方便作出任何回应”。

       
宿舍一年,关系也都差不多了,人了解的也都差不多了。舍友甲小胖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实在,人看起来笨萌萌的,让人一看就特别好相处,别人求她的事,她从来都会办到,很少拒绝,就算办不到也会和你道歉她没有完成,让人有心事很想和她说,很想和她亲近,就是有一点,爱说真话批评实事。

       
这个甲小胖说她心大一点都不夸张,开学第一天就把手机落在了办理证件的阿姨手里,我说你不去找找啊,她说没事,谁捡到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都大学了,谁还偷手机啊!可就是这样一个心大的宝宝,被我一句真话给弄哭了。

图片 6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两个下铺的舍友要转去别的专业,跟我们四个上铺每天的作息和上课时间都不一样,甚至有的时候发现连思维都不太一样,我们每天就是吃喝玩乐,而人家想的是转了专业怎么学进新的知识,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屋子里,并且感情还是在的,两个舍友开始期待转去新的宿舍,每天和我们的话题是“今天我们班讲了什么什么,这是我在之前的专业里没有的,我感觉大学就应该高级点。”说完又开始比你们专业和我们专业。有的时候说“我们一周多少多少节课,晚上还有晚自习,我感觉没有晚自习的大学算不上是大学。大学就应该多学习”我们的专业没有选修课,她只是在说中国的大学,并没有针对我们四个,可她还是这么口无遮拦的说,大家都没有太理会,可心里还是不爽,毕竟那是我们的专业。

图片 7

       
直到有一天,她指着我们宿舍的路由器开玩笑的说:“这个路由器能等我们搬宿舍的时候带走送给我们的新舍友,当做见面礼吗?”一下子惹毛了乙大哥和丙舍长,乙大哥说:“那你是想多了,还想带走我们的东西!”丙舍长说:“到时候可以把你们花的钱退给你们”甲小胖一下子觉得说错了话,就说:“我开玩笑的,谁要给新舍友带东西啊,我才不给他们带呢。哼。”我赶紧打圆场:“哈哈小胖当然最向着我们啊,为了惩罚你,说明天早饭给我们买什么!”小胖说:“任你们挑!”哈哈哈,一片欢声笑语结束。

图片 8

       
我晚上上了床,拿起手机,发qq给小胖说:“嘘,别出声,小胖你下次不要在说新宿舍新舍友,什么转专业的话题了,会让人不开心的。”我只是想好心提醒她让她注意一下,结果她回我说:“我今天说带走路由器是说着玩的,我肯定不带走,大宁你别多想了。大宁心好细。”然后她以为是我想的太多了,还和我说让我不要放在心上,虽然她这么和我说,可她心里还是有疙瘩没解开,那天晚上她哭了,因为她胖所以我能感觉到,下铺的她睡不着而左右翻身的动静,还有她刻意遮掩的抽泣声,因为她胖,所以连抽泣声都大,都能让我清楚的感觉到。就是这么一个小胖子,因为我的一句好心提醒,因为我的一句真话哭了。

图片 9

       
我曾经一度觉得我以后要不要说真话,到底要说多少真话。成长啊,要把多少真话关在笼子里,其实我们也好脆弱啊,我们也想说出我们的初衷,可是不能啊,因为我们终究要成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